鴔颢

因为肝友情点召唤英灵换方块换呼符,我本来都做好氪金的准备了的……结果就是这样
为什么我的四五星礼装比人多呢,陷入沉思.jpg
我召唤伊莉雅用心念了一段这样的话“伊莉雅丝菲尔·冯·爱因兹贝伦,为了拯救人理,请回应我的召唤吧!天平的守护者啊!”
结果……单抽出奇迹。
为了这句话请务必放过我,拜托了,我之前的号卖了,这是小号,我还是趁我妹妹和我妈都睡午觉了才碰手机的。

【fgo】咕哒子的梦见生涯♀其二,已修,有更新

8
第七重写!重写!

本来三天前就发了的,结果敏感词……

半夜摸手机看通知重发,还好我手机有备份。

因为之前死逻辑了(打造项链前幼闪早看到立香的过去了,那样就不好玩了嘛)

我算了算如果一神一人那么吉尔伽美什的血脉就不该是三分之二神血而是二分之一了,所以他的父亲才是一人一神的血脉,而后他的父亲又和一位女神诞下吉尔伽美什这样血脉的多少才对

本来作为梦见是应该做预知梦的,但预见者无法预知自己的命运……你们懂的,所以立香反而是直接在别的世界旅游的。

我还修改之前的大纲还又要重埋伏笔,增加了多的一逼的暗线。

对自己的逻辑绝望

8

准备一条能够抑制冠位魔术师的千里眼的项链要多长时间?

长到如果不是有足够的代价,甚至连抑制都不可能,这是命运注定不可更改的,对于冠位魔术师的保护,他们承载着神代的神秘,是世界的的“眼”。

藤丸立香给予吉尔伽美什的黄金项链与其说是封印的物件,不如说是将千里眼提取出来,与神之力还有她的血,以黄金为媒介混在一起做成了“全知全能之星”。

神明拥有看见人已经确定的过去和既定的未来,她自参与吉尔伽美什【天之楔】的创造,“看见”不久之后的他(正太)后就在准备这件礼物,而在她送给他这件礼物后却发现了一个弊端——

这个项链似乎,也许,可能,对于不过出生不久的吉尔伽美什,根本无法佩戴。

藤丸立香:……

她选择给项链添加一个随着吉尔伽美什的千里眼增强才真正显现的buff,在他的千里眼不够强之前都不会出现,而在他的千里眼可以被他自己控制之前,这个项链都会陪伴他。

但作为教养吉尔伽美什【天之楔】的神明,除此之外她什么也无法教给他。

她终究不是生长于美索不达米亚的,现代已经不再有神代的神秘,没有了引领众人的王,所以无法理解美索不达米亚的人们所期待的王究竟是何模样。

还好吉尔伽美什是天之楔,天生的王,绝不会迷茫,神的血脉流淌在体,人的荣耀加诸在身,她所要做的只是拉进他与神的距离而不是引导。

“请多指教啦,吉尔”红发金瞳的神明对着怀中金发红瞳的孩子笑了起来,那样耀眼的眼是早晚的太阳,带着黄金的光泽,是自然界最耀眼的颜色。

8

年幼的吉尔伽美什捻起今天早上突然出现在他身上的黄金项链的一角问道“夏马修,这就是你送给我的抑制千里眼的宝物?但为什么是黄金”,

古代的工艺品可是非常珍贵的,尤其是这样精细的项链,在工艺落后的远古可以比得上王室的皇冠,但在远古黄金的用具同样也比不上铁制造的珍贵,因为铁在锻造后足够坚硬。

“啊,你问我为什么选择黄金?毕竟和我的眼睛颜色一样啊,所以我想你会喜欢吧”才不是因为在古代铁的工艺品比黄金的工艺品还珍贵些呢,是因为黄金作为载体非常好用罢了!她可是神明,才不会那么掉价的。

“而而且虽然我相信你不会被邪恶黑暗所侵或蒙蔽,但我的庇护会让它们从你的眼前彻底消失,不管是来自何”主要是必须得陪着吉尔伽美什的她对于那些智商感人,却还想要从吉尔伽美什身上获利的大臣真的有点辣眼睛,所以她没有转移话题,没有!

不过这个理由也不算假,那些大臣稍稍掩饰一下又不会死!已经明显到了连她这个政治白痴都看出来的地步了好吗!

嘛,实际上是因为藤丸立香有“消灭黑暗与阴影”这个神职,而人心的贪婪也可算在这一方面,所以在藤丸立香眼里才这么明显罢了。

“无论你在哪,只要你存在,只要这个世界上仍存在正义这个概念,我的庇护就绝不离你远去”立香使用出了她锻炼了七年的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和转移话题,况且她说的也不是谎话,成功转移了幼闪的注意。

完全没想到这个庇护同样让黑暗无法停留在吉尔伽美什的心里,但不同的年龄有不同的见解,所以让吉尔伽美什在不同年龄段犹如精分——

哪怕是失去了重要之人,痛苦和悲伤也无法在心中停驻,幼闪还好,但之后的年青的吉尔伽美什(A闪)失去恩奇都的痛苦,青年吉尔伽美什(C闪)重新挽回挚友又失去藤丸立香的悲伤连“一段时间”都留不住,真的是想要杀人的。

以下是来自遥远的之后,藤丸立香的肺腑之言

但是吉尔伽美什别把你们和不同年龄段的自己不和开EA的锅甩给她,哪怕没有这个你也一样是个精分!

9

现在幼闪还是个乖乖的(大概),贤明的王,所以他放过了这个话题,看着比眼前他所治下的人们,不,所见过的任何人都更加具有“人●性”的夏马修,觉得相当可笑,明明夏马修是神明不是吗?

吉尔伽美什却又想起她话中的漏洞,对着夏马修露出一个可爱的笑,尽管同时他所说的话并不可爱,反而相当尖锐

“如果‘正义’与我同在,那夏马修呢”他指出夏马修话语中的问题,眼中的猩红暗沉了下来,尽管千里眼被封印,但他可不只是个孩子。

“我……?我会一直陪着你的,吉尔,我以太阳与正义之神夏马修之名起誓”但也只是“夏马修”而已,作为普通的人类“藤丸立香”是绝无可能的。

神明的金瞳无机制的泛着光,她表情微妙的偏离了什么,面上是属于神明的怜悯,她再次说了一遍。

“吉尔,我会一直陪着你的”在我醒来之前,在我作为“人”前。

吉尔伽美什能够感到夏马修隐瞒了一部分,但那又怎样,神的话语——

言。出。必。行。

他愉悦的笑了起来,像是一个单纯的孩子得到了他的糖果,不过他并不单纯,但夏马修的确是很好的奖励呢。
藤丸立香觉得自己被什么给盯上了,但现在作为神明的她有谁敢动吗?

吉尔伽美什(幼闪):有!

吉尔伽美什(A闪):有!

吉尔伽美什(C闪):有!

吉尔伽美什(女闪):有!

藤丸立香:黑人问号脸.jpg,我做了什么你们都要打我!

真是不解风●情呢,咕哒子。

50fo点文,如果我考完还能碰手机的话

【fgo】心理医生
藤丸立香(♀):实习的心理医生,迦勒底目前唯一的医师,另外同期的四十七名实习医生被火烧的住院,只有她因为晚来而无事,尽管拥有正确的爱憎观,但患有会将危险当做好感的精神错乱,所以和一众危险的病人相处和谐,但所有人都没有让她发现的想法,甚至暗搓搓的加重了立香的病情。
玛修:人造人,有情感缺失症,同时患有一点点的精神压抑色盲,在立香的治疗下有所好转,似乎知道立香的病症并参与其中。
罗曼:原本的医生,现在的人格分裂患者,也是创建人之一,在立香的治疗下渐渐拥有人格自主权,将所罗门这个情感缺失的人格压抑住了,隐约知道立香的病,但并不清楚所罗门有没有参与其中,自己持中立态度。
所长:被雷夫关进禁闭室三小时还被火围困,差点精神崩溃,所幸身体无碍,被转到另外一所医院进行精神治疗。
其余的英灵……你们自己说个名字,我从中选我最熟悉的。
顺带一提,请不要选那些本就是神经病的,例如闪闪,和闪闪,还有闪闪,我不知道怎么写,这人就是得了精神病也不可能被送进医院的,在设定里他是医院的股东。
而且这个设定下的大家都有点黑化,如有走形就当ooc。
段子,我爱贞德不管是黑贞或是白贞,正文妄想,只是番外
这个精神病医院的人格分裂症患者有很多,但贞德绝对是其中让藤丸立香印象深刻的一位。
因为不管是从哪个角度看,都完全是正常人的思维,另外一个人格(傲娇)也非常让人喜爱,除了是双重人格之外根本不该进精神病医院的存在。
每次看着贞德,立香都觉得自己的心脏在剧烈的跳动,仿若恋爱——不行,会给贞德添麻烦的吧,作为医生对病人产生感情,那病人不就像是被逼迫做出选择了吗?
“贞德……”立香不由自主地念着对方的名字,心脏因为这念出口的每一个音节而充满了幸福感。
“怎么了立香?”现在的人格是白贞德,对于立香明确的表达除了自己的关心“是哪不舒服吗?”
“不,只是有一件事想问问你,你——对于同性恋怎么看?”说出来了说出来了!肯定是讨厌的吧,毕竟贞德那么优秀的人,怎么会认同这种情感呢。
藤丸立香听见了自己暗恋终结的声音,那是她最喜欢的贞德的声音“怎么看啊……如果是立香的话,就没问题哦”
“果然是厌恶的啊,我就知道……诶!?贞德你说,说如果是我的话就就可以?!”
“对哦,如果是立香的话,而且我也喜欢立香哦”所以不要想着放弃,就这样一直喜欢着她,哪怕一同陷入火海也在一起,绝不放手哦。

明天开始月考,以后更新随缘
啊……这图片里的可真是一位美人←别理

【fgo】我咕哒子今天就要砸了这个假卡池—黑贞

黑贞你的人理怎么可能崩坏啊!一发完
“总之大致情况就是这样,而且由于对方是如何反崩坏英灵的人理我们也不太清楚,所以你在召唤英灵后被反召唤过去的状况就连我也不清楚”达芬奇叹气,这已经不是她能够插手的方面,她的魔法类型更加适合防守而不在修复,这和她能够构建迦勒底不被人理崩坏所影响的防护罩,却不能直接修复特异点是一个道理。

“而且人理的崩坏在某些特定英灵的身上,可比人理崩坏还可怕——他们本身,就是现在这个世界的基础”达芬奇开始对藤丸立香的身上施加一些复杂的法阵,卡池也发出了和法阵一样颜色的光。

“我已经尽力让你被反召唤过去的身份合理化,至少不会让作为人类的英灵的人理加剧崩坏,而这些法阵能够起多大作用我也不知道了”卡池爆发出了猛烈的光,出现的是金色的卡牌,但正因为之前猛烈的光藤丸立香反而看不清卡牌上的立绘。

“那么最后的御主,藤丸立香,祝你好运”
————————————————
藤丸立香再次醒来时诧异的发现自己整个人都色调都至少下调了95%以上,跟个幽灵似的——可恶迦勒底的灵子转移总要出点事的吗。

藤丸立香想拍拍自己的脸让她自己精神点,果不其然的发现自己的手穿体而过。

……最怕空气陷入沉默,而且她为什么在空中飘着。

算了,比起这个,她更加在意她到底是召唤了哪个英灵,而且还是金色卡牌,肯定不是什么善茬,加上她现在幽灵化没法手撕,困难大大增加。

但现实根本没时间给她反应,就听见非常耳熟的声音——这不是贞德的声音吗!虽然不知道为什么隔着怎么远她也能听的这么清楚的,或许这是被反召唤后御主和英灵的角色反转了也说不定。

“神啊,请聆听我的祈祷……”贞德被绑在火刑架上,但这样她也仍然低声祈祷着,对神充满着信赖和对法兰西这片土地与人民的爱。

因为感觉周围的人哪里不对的样子,所以藤丸立香直接向火刑架方位降落。

感谢上帝,她抽到的是ruler贞德,看样子这个这个贞德的人理还……没……崩……

但在火焰被点燃的一瞬间,高洁的圣女贞德仿若真的变成了魔女贞德,狂妄而悲愤的大笑起来,这让藤丸立香突然有种莫名的既视感——我的天居然是avenger贞德,这日子没法过了。

虽然心里这么想,但藤丸立香还是非常迅速的让自己下落,但显然她还是晚了一步。

那样热烈而耀眼的火焰啊,以往看着贞德操纵着它们的时候倒没什么,但现在看着它们一点点攀附上贞德的脚,而后彻底吞噬了她,哪怕是这样的疼痛,她也只是绝望的笑着,就像以往看着它灼烧着敌人一样嚣张傲慢。

从天而落的藤丸立香发现她的身形似乎在火中凝实了些,但同样她的感知似乎也回来了,不过对于混沌·恶来说这从来不算什么,重要的只有被其所看重的存在。

你有没有被火灼烧过?不算顶级的疼,但只要你处于火中,那么痛苦就会叠加,直至你彻底失去知觉,你而且你的视线同样也会被火焰扭曲,看不真切现实。

但藤丸立香没有闭眼,她就这样步入火中,而后对着火刑架上的贞德张开怀抱。

大概是因为在她印象中的前不久罗曼医生使用宝具后将要彻底消散的缘故,她现在对于这类会让她周围的人消失的事充满了某种行动力——

哪怕你感受不到,但我想,如果我和你一同的话,是不是就不会失去你,如果一定会失去,那么至少我可以和你一同离开。

贞德看着她身前的人突然像是被扼住了喉咙,面前的人用身体挡住了火焰,尽管火焰仍然灼热,但却仿佛突然温暖起来,而不是咄咄逼人。

堕落的圣女在死前所求的不过是别人一句辩解,但现在她得到了比她所想的要更好的。

有人愿意用身体提她挡住火焰,行动总是比言语更让人明晰不是吗?

这个被重复了无数次的循环总还是有人愿意就她的,虽然晚来了些,但还是有人的。

“……我会一直陪着你的”藤丸立香抱着贞德,忍受着背部的火焰灼烧“绝不会放开的……”

但实际上火焰一点点的弱了下来,藤丸立香再一次漂浮在空中看着下面火刑架上的贞德。

出了什么错吗?她记得自己前一刻还抱着贞德?

再一次重复着之前的行动,结果是再一次回到空中飘着的藤丸立香觉得哪里不对劲。

为什么在火中她的身体会凝实,但实际上一旦能够真正的触碰到什么的时候就会回到空中?

因为这里只有火刑架那里是真实的,或者说,这里只有贞德和她是真实存在的。

英灵的人理崩坏就像是世界的人理崩坏那样,会重复对他们最重要的时间段让其崩坏,但英灵之所以是英灵,就是因为他们有着坚定的心和不屈的意志。

他们的光辉从来没有一丝污垢,这点不是别人能够玷污的。

哪怕是反英雄,他们的伟绩也无人可否认。

那么这次的圣杯……不是,那个崩坏的点就是那个火刑架,困住贞德的同时也是这个虚假空间的中心。

藤丸立香这次没有主动到达贞德的身边,而是对着在火刑架上绑着的贞德大声喊到

“——叫我的名字,我会来你身边!”

然后莫名的,下面的贞德就想到了一个名字,而后不再是大笑,而是仿若在念情人的名讳一样的柔和,甚至有着愉悦的低笑声“啊……藤丸立香”

贞德在火刑架上被火灼烧了无数次,每次的记忆都在火中循环,直到这次,困住她的无解循环终于有了尽头。

身后的火刑架因为藤丸立香的到来而彻底崩毁。
————————————
没有收藏和评论我要死了,至少2200+

fgo脑洞,我咕哒子今天就要砸了这个假卡池

作为拯救了人理的救世主藤丸立香,在最后一战所罗门舍身救世释放宝具时大吼了一声——“没有医生的世界,干脆重来算了!我之所以拯救人理,只是因为我想和你们一同活下去而已!”
然后……她就发现自己从迦勒底的地板上醒来,眼前是一脸关切的玛修。
what happened??真的重来了??早知道就许时间暂停直接手撕盖提亚了。
在确认了医生的真实存在后,咕哒子开始了她的手撕之旅(并没有)
※重生的时间点为特异点F后
直接被达芬奇拖去了卡池。
“虽然有七个特异点,但对方将人理的崩坏同样衍生到了英灵召唤系统,尽管只有一小部分的英灵,但还是反向的破坏了还活着的作为人类的英灵的人理”
“所以现在的召唤英灵实际上是将你送到你所召唤的英灵生前的时间,保证他们的存活”
“所以你在夺回圣杯前,还要去拯救还作为人类存在的英灵的人理”
咕哒子: wtf,重生要加班就算了,为什么还要拯救英灵的人理啊!更!何!况!他们怎么可能人理崩坏啊!?
总之就是和黑贞,岩窟王,礼装太太还有千里眼三人组的故事吧
快拦住我我要控制不住我的麒麟臂了!留言或收藏达到22就开!

【fgo】咕哒子的梦见生涯♀其二

6

最古老的王拥有与生俱来的千里眼,或者说是被指定的冠位魔术师,承接神秘的复兴,可以看到过去现在未来。

但窥视未来需要付出代价,为了避免天之楔的损坏和自己的私心(正太控),藤丸立香给吉尔伽美什送了一串用黄金打造,其中刻画着封印千里眼的符咒和她的祝福之语的项链。

“为什么选择黄金①?毕竟和我的眼睛颜色一样啊,所以我想你会喜欢吧”才不是因为在古代铁的工艺品比黄金的工艺品还珍贵些呢,

“虽然我相信你不会被邪恶黑暗所侵或蒙蔽,但我的庇护会让它们从你的眼前彻底消失,不管是来自何”主要是必须得陪着吉尔伽美什的她对于那些智商感人,却还想要从吉尔伽美什身上获利的大臣真的有点辣眼睛。

稍稍掩饰一下又不会死!已经明显到了连她这个政治白痴都看出来的地步了好吗!

嘛,实际上是因为藤丸立香有“消灭黑暗与阴影”这个神职,而人心的贪婪也可算在这一方面,所以在藤丸立香眼里才这么明显罢了。

“无论你在哪,只要你存在,只要这个世界上仍存在正义这个概念,我的庇护就绝不离你远去”这个庇护同样也让黑暗无法停留在吉尔伽美什的心里,但不同的年龄有不同的见解,所以吉尔伽美什在不同年龄段才犹如精分——哪怕是失去了重要之人,痛苦和悲伤也无法在心中停驻,幼闪还好,但之后的年青的吉尔伽美什(A闪)失去恩奇都的痛苦,青年吉尔伽美什(C闪)重新挽回挚友又失去藤丸立香的悲伤连“一段时间”都留不住,真的是想要杀人的。

以下是来自遥远的之后,藤丸立香的肺腑之言

所以吉尔伽美什别把你们和不同年龄段的自己不和开EA的锅甩给她,哪怕没有这个你也一样是个精分!

7

而梦醒后在四战被吉尔伽美什召唤的藤丸立香发现,自己因为这句话(注:“无论你在哪,只要你存在,只要这个世界上仍存在正义这个概念,我的庇护就绝不离你远去”)再也无法摆脱吉尔伽美什(正义之神的永恒庇护)

藤丸立香:自己挖的坑,哭着也要跳下去——开玩笑,我为什么要跳,这个被迫随身的修罗场直接死了才是对的!

c闪:你是不是忘了本王除了是个caster之外,还·是·个grand caster?

a闪:本王的宝库里有·的·是让你活过来的宝·物。

幼闪:天之锁是您在我小时候就送给我的对·神·宝·具呢:)

女闪:本王有的是魔力源,别忘了你的永·恒·庇·护哦

藤丸立香:喂,是盖提亚吗,人理你想毁就毁了吧,老娘不干了!

【fgo】咕哒子的梦见生涯♀其一

1
藤丸立香略带绝望的看着自己在水中的倒影——自己成为的夏马修究竟是谁?

尽管藤丸立香的历史成绩过得去,但还是不知道是哪个神系里的神,话说为什么有种不祥的预感?

2

“你赶走黑暗,

是心灵的休憩所在,

你是第二阶级的神中南娜的父亲,仅次于最高位三神的神,

你是消灭黑暗与阴影之神,代表正义与太阳之神,

你是夏马修,

愿您的光辉永照大地,庇护于我等”

3

从人类祭祀之语中得知自己的身份的藤丸立香决定以“正义”约束自己的一言一行——至少正义之神是不太可能行恶事,吐恶言的吧。

希望自己别玩脱,她对自己的搞事能力绝望了,又不是她自己想要搞事的!

4

“……你的眼是高挂于空的黄金日轮,你的发是早晚绚烂的彩霞,

你所行之事皆为正义,你所说之言皆为善言……”

藤丸立香听着为她而写的赞美诗简直尴尬癌都犯了——谁都好救救她吧,这种羞耻play真的要死人了!为什么对于神的赞美就像在耳边碎碎念一样明明很小声,但只要有人在念就不会停止啊!

做正义之神做的太好了也不行吗!这日子没法过了!

大概是因为成为了神明,所以心想事成了——

“夏马修,来共同制作天之楔吧,连接神与人的楔,三分之二是神,三分之一是人的人王”

“——吉尔伽美什”

“你要教导他,让他亲近神明一方,治理日益增多的人类”

“这是第一顺位的三位神的旨意,不可拒绝”

吉尔……伽美什?美所不达米亚神话的主人公,最古的王?

她不记得这位是由神明教导长大的啊。
5

“大力神塑成了他的形态,

天神舍马什授予他俊美的面庞,

阿达特赐给他堂堂丰采,

诸大神使他姿容秀逸,

三分之二是神,三分之一是人,

正义与太阳之神夏马修教导他,

让他连接人与神,

这就是最古老的王,

吉尔伽美什[天之楔]。”

——吉尔伽美什史诗、其一
————————————
想看咕哒子的,开了!
……不会写吉尔伽美什,哭唧唧

【fgo】咕哒君的梦见生涯 其二

6
在无人观看时拔出石中剑的阿尔托莉雅遭到了几乎所有人的质疑,他们叫嚣着将石中剑当众放回石头再次拔剑。

“他们怎么可以!这几乎是在让你如同小丑一般给人当做余兴节目!”藤丸立香气的浑身发抖,几乎想要拿起自己的本体直接给他们一剑,可惜他根本无法触碰到除阿尔托莉雅之外的任何人或事物。

“没事的,只要我当众再次将你拔出,他们就会承认我的,而且比起那个我更烦恼我到底是否应该以男性的身份出现,他们哪怕想要接受一位王,却绝无可能接受一位女王”阿尔托莉雅看着梅林留下来的魔法物品纠结不已,她想要拯救自己的祖国,为此不惜代价——

但感谢藤丸立香,他十年如一日的教导终归还是起了一点作用的,至少阿尔托莉雅还是想到了如果以男性假身份作为王,以后娶妻可就很尴尬了,她不想辜负一位无辜的女性。

“没有那种事!你只要做你想做的事就可以了!你是天选之王,是不列颠命定的王,这与你的性别无关!”如果以男性的身份的“亚瑟王”一定会娶格尼薇尔,而后是整个不列颠的分裂!

“但我已经决定以男性的身份成为王,不列颠的内斗已经够久了,哪怕我想要统一,只要我身为女性,那么就足够他们反对我”阿尔托莉雅叹气,缓缓戴上梅林留下的道具,之前柔和的少女变成了英气的少年,但在藤丸立香的眼里仍是十年前的那个小女孩,从未改变。

“算了,不管如何,我都会在你的身边作为你的剑陪着你,你是我所认定的王,这一点绝不会改变”藤丸立香努力平定他的情绪,他怕自己不止是拿剑砍那些贵族,还可能会放一发光炮挫骨扬灰他们——他真的快被气疯了。

“但在那之前,我们要将敌人赶出不列颠!用他们的尸体铺就你理想王国的道路,用他们的血构成你不容玷污的荣光!让那些贵族和侵略者都看到”

“——不列颠的红龙归来,天选之王即将继位!”
——————————
心好痛,你们喜欢我脑洞的都比正文多_(:зゝ∠)_
多留言我才会有动力啦么么哒!
……自己都觉得短真是抱歉,不要嫌弃我QAQ

【fgo】咕哒君的梦见生涯 序一

1
石中剑是选王剑,从石中拔出它的人是天选的不列颠之王,但实际上这把神造剑是可以自选王的。
……虽然和上帝所选之人一致就是了。
2
阿尔托利亚自出生有意识之后就一直在梦境里接受梅林的教导,但不得不说梅林实在只适合教骑士,或者说按部就班的教学,而不适合当一位王师。
毕竟要是按照原来的轨迹来看,梅林也确实不合格,他只是将此看做一场游戏,以儿戏的心情看着阿尔托利亚的一生罢了。
但在这奇幻的梦境里,还有选王剑,有着藤丸立香——尽管他也不是一位多好的王师,但他懂得人心,因为他本身就是最接近人类的平均值的存在。
3
阿尔托利亚在梅林的教导下明白了她的职责,却在藤丸的教导下明白了她的王道。
——拯救所有人是可以作为王道,但那只适用于一时,作为王,阿尔托利亚更需要去为不列颠指明未来的道路,不然不列颠将不可避免的在内乱平定后处于更加混乱与长久的战斗中。
4
“阿尔,虽然这样不管白天或是黑夜意识都清醒很累,但我还是希望你能够学的再多,再快一些”藤丸立香可以感到他被拔起的时间越来越近了,仿若就在明日。
“快没有时间了,当你拔起我的时候,未来的一切都会被限制,所以你才是天选之王”历史记载亚瑟王在拔出石中剑时明白了他所将要经历的未来,
“我不希望你为了不列颠而拔起我,因为结局将是无比悲惨的,这是代价”历史同样记载了在拔剑之前,梅林告诫亚瑟王拔出石中剑此身不再为人,
“我希望你懂得人心,明晰王道,所以在你拔起我之前,我会毫不停歇的教导你”亚瑟王被称为“不懂人心”的王,所以不列颠才会衰亡,
“为了让你走出既定的悲伤命运,哪怕只有一点点也好”亚瑟王的结局是如此让人悲伤,被子所叛,帝国崩裂,
“作为我所认定的王,你合该幸福”这是跨越时空的奇迹,这是打破命运的奇迹,作为梦见,我在梦中预言你的幸福。
5
阿尔托利亚眼神坚定地看着石中剑,这或许不是她拔出石中剑的最好时间,但却是她最需要拔出石中剑的时间。
但在别人眼里或许只有一把华美无比的石中剑,但在阿尔托利亚的眼里,还有藤丸立香,她的……
石中剑。
“啊,已经决定了吗”藤丸立香坐在石块上看着阿尔托利亚,虽然早知如此还是不免叹息
“是的,不论结果为何,我都不会后悔去拯救我的祖国”阿尔托利亚握住了剑柄,而后如同进行某种庄严的仪式的缓缓拔出了石中剑——这本就是不列颠的天选之王进行被荣光加冕的仪式。
“那么——我的王,我将作为你的半身陪伴你,直到我折断”